上海│提籃橋~猶太難民紀念館、白馬咖啡館


日期 : 2019.02.01
多倫路文化名人街、鴻德堂→提籃橋~猶太難民紀念館、白馬咖啡館→提籃橋~上海下海廟→上海新天地→新世界大丸百貨下午4點的午晚餐~石鍋拌飯
  ↑公車票
到提籃橋的公車先來了大笑,天意如此,於是,我跳上公車,想說至少看看路上風景吧!提籃橋是公車的最後一站,應證了我認為的一個在上海蠻偏遠的地方,也因為沒有打算到提籃橋所以沒仔細做功課,到提籃橋到底要做什麼呢?沿路看著一站一站上上下下的乘客,欣賞著不同於上海的風光,原來上海不只那樣而已。
路上經過下海廟、猶太紀念館,各有下車站...但我有眼不識泰山,所以都沒有下車,公車最後一站才是《提籃橋》尷尬,那才是我的目標呀~
到了終站《提籃橋》下車,我卻是唯一剩下的乘客,下了車卻不知身處何處?往前走了幾步,竟然看見遠處朦朧的東方明珠塔、北外灘中心扛棒懷疑(上圖),差點昏倒,搭了那麼久的公車,怎麼還是在東方明珠塔附近呢?提籃橋不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嗎?真是滿頭問號。
於是,趕緊找了一位年輕人問路,我問,提籃橋是否有一個老市場 ? 他滿腹疑問的問我,你要買什麼東西嗎?我說我不是要買東西,我是想要去提籃橋的老市場逛逛,他突然知道怎麼一回事了,他說提籃橋舊建築幾乎都拆光重建了,應該沒有我要找的老巷道或老市場了。他建議我去提籃橋最著名的兩個觀光景點,下海廟拜拜或是猶太難民紀念館參觀,我心想這不是剛剛公車都經過了 ? 走回去好像蠻遠的耶~
心中還在盤算著,他說他剛好也要往猶太紀念館方向走,可以帶我過去,於是我跟著他邊走邊聊,他說這裡是北外灘,可以搭船過去黃浦江,這裡搭船有兩個點,建議我往上圖的左方方向去搭船...
我又問,為什麼叫《下海廟》(心想這裡不是上海嗎?)他說,有上海就有下海呀~我真是受教了尖叫《上海為什麼叫上海?下海又在哪裡?》點我
他到了個轉彎點即他的上班大樓前,要我自己直走過去,就可以看到猶太難民紀念館了...,於是我自己尋著過來,門口小小的(上圖大大的箭頭,中間的鐵門處)買了票,20人民幣。
 
摩西會堂英語:Ohel Moshe Synagogue)是中國上海現存的兩座猶太會堂之一 ,位於虹口提籃橋地區的長陽路62號(靠近舟山路口),現亦在原址修建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Shanghai Jewish Refugees Museum)。
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主體建築為三層青磚牆面,水平向帶狀紅磚作為裝飾,門窗上飾有傳統式樣的拱券,山字形入口具有些許猶太建築的特色。 大門上方則是猶太教的標誌“大衛星”(本文棕色字資料取自百度)。 
何鳳山(1901年9月10日-1997年9月28日),湖南益陽人,中華民國外交官,因在二戰初期拯救過數以千計的猶太人聯合國譽其為「中國的辛德勒」(資料取自維基百科)
羅生特1903年生於烏克蘭利沃夫(當時尚屬於奧匈帝國領土),是猶太人。1923年入維也納大學醫學院,1928年畢業,獲醫學博士學位。他早年加入奧地利社會民主黨。1938年,納粹德國吞併奧地利後,奧地利猶太人遭到迫害,1939年中華民國維也納領事何鳳山發放了羅生特「生命簽證」,得以逃離奧地利流亡到上海,並在上海租界開設了診所,因醫術高超而小有名氣。
↑↓ 美猶聯合分配委員會
↑↓ 猶太難民紀念館對面為白馬咖啡館
↑↓ 勇敢的推開門,問問帥哥是否可以入內拍照,經過他的同意我拍了2張1F後,直接上2F...
↓ 2F
2F有一對中年男女剛要坐下來點咖啡,我為避免打擾顧客,匆匆拍個照便離開。
个風雨同舟紀念雕像
●地鐵十二號線至提籃橋站下,出2號口沿長陽路往東走約一百米即到
●乘坐公交22路、868路、934路至東長治路海門路站下,或者乘坐公交13路、319路至海門路東長治路站下,或乘875路至海門路長陽路站下

沒有留言:

熱門文章

《粉彩 》拉小提琴的女孩No.14

↑ 數字油畫 ↓ 粉彩 (進化圖) ↑ 把女孩畫成了女人 ↑ 另完成兩幅的數字油畫